一木斋

写写

曼哈顿的唐人街上,他不紧不慢的走,抓着相机无所事事。
空气里弥漫的炸酱面的味道,使他回忆起在印度bombay的小街头,一样浓重的咖喱味。
仲那时候还在,嘲笑他瞒着爸爸偷买了相机跑到了印度学摄影,他看着仲,不说话。
仲不声不响地在咖喱店前的台阶上蹲着,挑眉看着他,抽烟,也不说话。
烟草气息和咖喱的交合,刺激迷人,他抬手拍下这家店铺和言的身影,咔嚓,光与影的碰撞,烟雾弥漫,人影渐远。

仲走了大概有两年了,他成了家中独子,却也忤逆爸爸的意愿,跑去英国路透社做了记者。
因为采景而到了纽约。
他第一次来纽约,只是去了医院替仲办理出院手续。
他清楚地记得仲当时有多高兴,仲说:brother,I got free.

他抓着相机的手微微颤抖起来,眼前走过两个孩子,同样的金发蓝眼睛,长得一模一样,他无声息地任眼泪肆虐,颤抖地拍下图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