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斋

写写

给了又拿去

看完才觉其实早已释然,这一年要结束,而不知这一年到底悲了什么

启德机场游泳池:

今天看日版《人鬼情未了》。


星野七海就要离开了,温柔笑着对自己的爱人说:不要说跟我走,因为还会再见面。


想到了王菀之写的《守望》。曾也跟朋友开玩笑说,这是一首写人鬼情未了的歌。


听过一个是王菀之和Hins的版本,一个是谢安琪和Hins的版本。


故事讲一个男孩离世,他的女孩舍不得他,所以他的灵魂一直跟随她,和她的自语对话。Hins在这首歌里唱的是逝者的部分,是那个放心不下,所以不忍离去的灵魂。


【落叶上要写字 愿望是让眼睛只看到善意


我要我的天使 同情我廝守一辈子


花不开也看成奇迹 枯乾的世界蔓延


不要问我那故事 难过极了】


这一段女声部分,王菀之的版本更令人动容些。她的声音没有Kay成熟,近乎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孩的形象,尤其是最后一句,真的是让人“难过极了”。


接着是和Hins的对唱部分:


【寂寞夜里出现 是为著让曙光消散了便算(我看到你)


我已害怕光线 停留漆黑中等变酸(无法一起)


天多都灰也当是蓝色 深居於新生乐园(新生的你)


途中花瓣结霜 连手心都冻伤(如果双手觉得快冻伤)


又再妄想 连呼吸都灼伤 求天赐我胆量(求天令你坚强)


若意识里没法看出 这个下场(请相信我这下场)


期望你空中拖著我歌唱(其实我拖著你)


手捉不到 在透明异国共舞】


然后是Hins 的独白部分:


【寂寞夜里出现 是为著让曙光消散了便算


我也害怕光线 你不需一个变酸


星星粉碎了留痕迹 一早知愿望树绝情


不要乱碰 那次伤口太深(看见你不开心)


越痛越要分心】


对唱P2:


【只可惜当回忆狠狠结霜 连身心都冻伤(如果身心觉得快冻伤)


就怪我的 求生声音太响 难拥你到天上(你不要跟我走 你要学会坚强)


若有天你望见世间我已著凉(不想亲眼看你著凉)


原谅我不小心或太紧张(不想伤心或太紧张)


屈膝祷告(为我们下世遇到)


来生比你走得早 好想你拥抱(想抱)】


最后再回到王菀之的自语:


【落叶上再写字 愿望是共你於天国里遇见


昨日未了的事


合︰静静让你知】


从前看《星语星愿》,洋葱头命比七海好些,死后留在人间,张柏芝可以看见他,却怎么都认不出他来,最终千辛万苦地好不容易认出来了,洋葱头却要走了。他不断朝张柏芝挥着手,慢慢退进一片流星雨里,化成一颗失落的陨石。我对着这个场景简直哭成了傻逼,片尾曲响起,从此钟爱其中那句“眼睁睁地看着你却无能为力 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是啊,死亡轻而易举地就能将爱着的人们分离,如同顾城诗里写的那样,“哨声一响,球场上的白线就已模糊不清”。


我不知道那种与爱人“死别”的感受,只知道活着的时候“生离”就已令人不堪忍受。也曾见过情侣分手,双方与我都是朋友,站在寒风凛冽地街头,一人特别理智地分析:我们以后是再做不回朋友了。不如不要再相见,当我死了吧。另一人应允。


我在一旁看着想,如果说完这句两人中一个立即不幸丧生,大概会为这句话悔恨一辈子。然而人就是这样,知道它不会发生,就肆意挥霍,因为有所凭借,所以尽情任性。那些真的失去伴侣的人,痛失获得今生挚爱的欢愉,曾以为是上天眷顾慷慨赠与瑰宝,不料只是一个轻佻的玩笑。给了又拿去,宿命最是无情。


《幸运里的错》里,最后男主离去后女主终于释怀,独自一人躺在草地上看星星时露出了一个微笑,此时片尾曲《All of the Stars》响起,很完满,很贴心。可有多少人能真的释怀?他们在沉溺中结疤发芽,长成更加粘稠厚重的悲伤,不知觉中陷入个好几年的消沉,人生轨迹远远偏离原定航道。


木子李给读者写的回信专栏里曾有过一篇文章,叫《未亡人的新生》。那个读者交往十几年的男友在她三十岁那年死了,他们甚至都没有发生过关系。男友死后她信了基督,遇到一个合适的教友,想和她在一起。牧师说,神给你的。同时她也遇到一个年轻的合得来的男生,但和他在一起,她得离开这个城市。她问木子李应该选谁。


在读木子李的答案之前,我设身处地地考虑过。我想我会选那个年轻的男生。他年轻,新鲜的血液,可以为我带去亡人留下的阴郁腐朽。同时离开,意味着新的开始,我完全可以从过去的生活模式中跳脱,去开始新的生活,去做完全不同的自己,尽管唯心,但客观条件上确实对我有利。十几年来为了安稳为了一个人的恪守身体与精神的贞洁,我不会再愿意这样,我想拿人生去轻佻地下注,哪怕就这一次。


我是这样想的,但木子李的答案不是这样。我记得清楚原文里有这么一段话,特地找来原话放在这里,这段话对我触动太深。


她说:“也许,神是对的。它没有顺着你的意,让你沉湎下去。刻意拉开你和过去的距离。一个你现在不爱,但可以结婚的男人,给你人间烟火,让你从破茧中飞出来,慢慢地,你适应了柴米油盐,成为孩子的母亲,爱上新的生命,精神世界的比重改变了,你也就释然了。”


轻佻对人生下注的她,给出的建议却是这样中肯现实到令人意外。我想也对,也许经历过爱人的死亡,人的观念会改变很多,跌宕起伏的故事在生命里写一次就足够,余生拿来接受稳妥。虽然失去了某种激情,但那激情兴许已在上一个身上投注尽净。


就像歌里王菀之唱【都怪我的求生声音太响难拥你到天上】,张敬轩的那句劝慰【你不要跟我走 你要学会坚强】,电影里星野七海说的也是这样的道理。道理真的很简单,但还是要煎熬足够了,才能获得新生。


倘若有天我不幸英年早逝,我想这样告诉我的爱人:


请你不要常来看我  你若要来看我  找一个夏日暴雨的天气


我要你踩着泥泞来  要你被淋湿后回去


回去之后洗个澡  开好空调窝在被子里


看我曾写给你的东西  当你最舒适的时候


会想起  我曾给你带来的记忆


 


好奇怪的念头。


 


 



评论

热度(5)

  1. 一木斋启德机场游泳池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才觉其实早已释然,这一年要结束,而不知这一年到底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