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斋

写写

东边日出西边雨 (chapter1)



坐在乔启源的车上。

简心还是没缓过神。她一直就这么握着副驾驶座的安全带,也没想着去系。

直到乔启源咳了一声,她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要系上。刚要系,身旁人便按下她的手,她感受到一阵久违的触碰,但还是一个激灵。

“不用系了。”清冷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简心慢慢抽回自己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哥车恐怕是没油了,这儿附近有个加油站,我去找人,你别动。”乔启源看了眼前面那辆停下的雪弗莱,解开安全带,将车窗开了一半,开门

就下了车。没看简心一眼。

此刻简心的内心继续开始崩溃。

卧槽杀千刀的周贱人,你说要送我去机场,咱俩一起回家!行!好!你方向开反了不说,还跑偏了,不认得路还找那谁来帮忙?然后现在没油

了,又得他找人?

正想着,从前面车下下来个人,周锦。

他尚未敲车窗,简心就开了车门下车,劈头盖脸就是冲对方一顿骂:“我说你这人,整天钻在程序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威州到洛城几小时的路你开了一天?然后还告诉我方向反了?你...”

简心手舞足蹈并未说完,周锦就插嘴嚷嚷:“不不不,孙简心你等会儿,你看这谁?啊?这谁?嗯?你还不懂?刚巧就在隔壁城市,你看他跑来

帮忙多方便?嗯?你说机票重要他重要?”

周锦将手肘撑在简心肩上,想点根烟,被简心一掌拍下,“你就知道满嘴跑火车,我告诉你,丫的要是回不去我丫的抽死你...”

“得了,小点声儿,人来了,要矜持...”


“我从加油站找了人来,正在加油,这样子算时间,开到机场还能剩半个小时......”,“嗯?这么早出发?周锦你小子挺勤快还。”乔启源正走回

来,带有嘲讽意味的北京腔直接挑起简心的神经。其实这不怪周锦,是她没把手机日历调回来,备注设置也就早了那么一天。但在乔启源面前,

她还真拉不下这脸面去解释。也就打肿脸装胖子了。

“我是怕我大哥不认路早有准备,那你看,这不正好......”

“啥?明明是你搞错了日期好吗?哪儿正好,...”周锦用手夹住刚点上的烟,刚要回嘴,乔启源已经上了自己的车,“周锦,油加完了,付钱去。”

“靠!”周锦转过身去掏手机,不忘给简心留下一个自认为胜利的背影。

“你上我的车,我有话要说。”乔启源此时坐在车里,简心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从来就是一个阴晴不定的人。别去猜他的情绪,她告诉自己。

“从这件事来说,我个人是倾向于你哥哥的,你说呢?”乔启源转过头来看她,看这个刚上车正在纠结于系不系安全带的女人。

简心一个愣神,啥?找我就为说这事?真有意思,真有意思。转念一想乔启源这货每次和她讲话总要带个问句,这让她相当不爽,相当不爽,现

在又跑来质问她,她火了,心说:不不不,这锅就算是我的我也不背,小爷不理你,你爱咋咋。

乔启源见前面那辆银色雪弗莱已经开动,便发动了汽车,关上车窗,打开耳麦,仿佛自己刚才没有说过任何话,仍是一脸云淡风轻。倒变得是简心郁闷了,每次都这样

是吧,每次都完美地噎我,然后啥事儿都没?她打开车窗,看窗外,发呆。

乔启源戴着麦,目不斜视,只感觉有冷风往车里吹。“车窗关上。”乔启源关上耳麦,说道。

“啊?和我说话?”简心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头发。

乔启源打开耳麦,不再说话。耳麦里传来周锦叽里呱啦的问话,“咋突然关了?你干什么呢?我妹咋了,你别闹她...”

“没怎么,开你的车。”说着用主控制板关了副驾驶的车窗。

“你干嘛?”简心瞪他,丫的几个月不见脾气又这么坏了!

“有灰。”乔启源言简意赅,此刻耳麦里又传来周锦的声音,“哪儿有灰,我抽烟也灰不到你那儿啊......”

“没说你......shit!”乔启源此刻宁可跳车。

“有灰就有灰,你这洁癖简直了。”简心低头玩起手机,嘴里叽里咕噜念叨。

“你哥让你别玩手机。”乔启源面不改色心不跳。耳麦传来声音:“乔大爷!我有说过这话吗!”乔启源选择性无视。

“让他闭嘴。”简心玩得入神。

“靠!乔启源你大爷的!”周锦不服。此刻乔启源决定关掉耳麦。

“那么我呢?我让你别玩手机呢?”乔启源冷不丁来了一句,嗓音清冷。

简心心里没来由地一颤,停下了游戏,“那我干什么?我也会无聊。”

“说说我们两个的事情。无聊吗?”乔启源终于回头看她,但很快又转过头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