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斋

写写

东边日出西边雨(chapter2)

“那么,我先说我。”乔启源开始放松下来。简心侧身转过,看着他,他的脸向来都很苍白,鼻梁很高,唇线很美,嘴角说话时候会形成一个完

美的弧度,尤其是从侧面看更为突出,她心开始怦怦直跳。

“本人乔启源,27岁,祖籍北京,出生于香港。身体质量不佳且父母离异,尚有一兄一弟。毕业于N市G大计算机系,目前从事科技开发工作,业

余帮助兄长从事Wall.St经济开发项目,日平均SOHO时间超过12小时,每月上医院复查一次,所得病症复发率为......”乔启源还想往下说,但简心

越听越不对,在她理解来,是这样的:本人乔启源,学历高工作好,还有个呼风唤雨的哥哥撑腰,然而我忙到爆炸身体又不好,随时可能趟医

院,所以,一,我看不上你,二,我没时间管你,三,你也没必要替我守活寡。

“等会儿,你别说了,你这是自报家门还是使了劲的要劝我离你远点?行,这样也好,那我也来说说我。我,孙简心,今年24,就读于N市N大室

内设计专业,业余做TA,拍教授一个多月马屁了,结业论文还没通过,日前借住于兄长好友乔启源家中,此人心善无比,分文不取,相处甚是融

洽,本人寄住一年半,内心过意不去,欲以身相许,结果......啊!你刹什么车!”简心一个重心向前,脑袋差点没撞上挡风玻璃,又重重地摔回座

位,后脑使劲儿砸上后座背,疼得她蒙圈,她觉得自己的眩晕症正在发作。

“好好说,结果什么?”乔启源捏紧了方向盘,手背苍白,青筋微露。车内的气氛再次凝结。

“你这样那我哥怎么办?”简心并不回答,把话题转向周锦,事实上她也挺担心周锦的,怕他又跑偏了。不过她现在也开始慌了,她知道眼前这个

人要是不听到想要的话是不会开车的。其实乔启源在她的印象里一直都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形象,不过那也只是以前的印象,至少现在看来

是这样,哪个翩翩公子会在荒郊野外的大马路上突然刹车?也许是生气了才会这样,可这人几乎从不生气。

“我会让你哥停在前面的加油站等我们,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听你说完,如果什么?”乔启源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一副你不说完我就不动的架势。

简心知道自己不但说错了话,而且继续说下去可能自己就到不了机场了,不得不硬着头皮,“呃......结果......也没什么,我就搬出来了...”

“所以因为太过融洽,你搬了出来?”乔启源特地在融洽两字上着了劲。

“嗯嗯嗯,是是是。”简心忙点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赶飞机最要紧。

“噢,那么,好吧。”乔启源接着又踩下油门,扬起右眉,简心知道他现在心情又不舒畅了。你不开心?我就很开心吗?嗯?

不管了,她松了口气,还好开了,否则又得耗个大半天。“刚刚撞到脑袋了?如果疼后座药箱里有药,我去后备箱拿水。”乔启源的声音又一次响

起,语气没刚才那么冷,但也没让简心舒服多少。 现在知道错了?我就不领情,咋地!

“不用了,我想早点到机场。”

“你不饿吗,听说你中午没吃饭。”

“不饿,开车。”

“我有点饿。”

“我带了面包。”

“我不吃外面做的。”

Opps,忘了乔启源这家伙不吃含各种添加剂的东西了!

“我做的,没加乱七八糟的东西。”简心同学再次昧著良心把买来的面包说成了自己做的。

“噢,那我吃。”

“到了再吃。”

吉普车开始加速。

“啊!乔启源你慢点开!我怕你超速!一会有警车追那都怪你!啊!你慢点!”

“那你喂我吃东西,我开车腾不出手。”

真是祖宗!简心愤愤地从包里一小袋面包,本来是拿来垫肚子的,结果......诶,说到底都是周锦那蠢货办事不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