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llo

道是无晴却有晴6

晚餐也就是炸酱面了,简简单单。
乔启源从橱柜里拿出三只黑色瓷盘,盘底有些深。本来是要用碗装,可是乔启辰给他准备的餐具里最深的容器也只能称得上是盘子了,装意面的那类。玻璃碗倒是有,但总不能捧着方形的玻璃碗吃炸酱面吧。他笑了笑,有些抱歉。
简心并不在意,反倒对他家的餐具很感兴趣,她看过了,深锅浅锅一律是柳宗理,包括餐刀餐叉,都是日系现代风格,作为一个未来的设计师,她对设计独到的一切事物都极其感兴趣,包括厨房里的玻璃砧板。
“你就吃这么少?”她瞥见乔启源手里的盘子,盘子里的面条也就那么几筷子。
“嗯,能吃饱。”乔启源含含糊糊回答,从柜子里拿出木勺从锅里舀出炸酱,“好香,你做的不错。”他伸出舌尖舔了舔木勺背面,露出满足的表情,自启辰上半年来过之后,他就再没吃过一顿像样的中餐。
简心并不多问,只是多看了他几眼,他舔勺背的模样十分孩子气,眼神里星星点点的狡黠。

“周锦,吃饭!”简心盛了一大盘面条,又切了些黄瓜丝,拌上炸酱,就朝客厅的方向喊,电视传来杀死比尔的背景音乐,她有些恍惚一时间仿佛回到以前还在家里的时候,那时候还有周在,三个人就喜欢一人捧着碗面,窝在沙发上,看一部又一部电影,她记得周锦最喜欢这部。
想来自己正在别人家中,又赶忙回神,给自己盛了面,就坐上吧台椅,趴在桌上吃了起来。
周锦慢慢悠悠晃了过来,看到桌上那深色的一大碗,立马掐了烟,靠了过来,拿起筷子就大口吃起来,“神了,怎么以前没发现炸酱面这么好吃。”他嘴里吃着面,说话不清不楚,简心睨他一眼,要是被爷爷看见他这个样子,估计上去就是一掌。
乔启源坐在简心旁边,看着对面周锦一脸幸福地大口吃着面,心里还是有些羡慕,自己的胃不允许自己这么肆意妄为,他苦笑,细细地咀嚼。不得不说,这炸酱是真的好吃,当然自己煮的面也很不错。他忽然有些感激身边这个姑娘,大概真被周锦说对了,有人做饭的确与平时不一样。
他本来是不赞同周锦将简心安顿在家里的,自己家忽然多了个女孩子,他还真不能接受,倒不是排斥异性,他自然也知道自己这皮相会惹多少事,但从现在来看,倒也算是赚了,而且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他挺喜欢这个姑娘。

“今儿我洗盘子。”周锦迅速吃完,将盘子放进水槽,自告奋勇地说道。
“本来就该你,你什么忙都没帮,你不洗谁洗。”简心吃完面,顺手拿过乔启源面前的空盘,也走过去放进水槽,打开水龙头,戳了戳正打算拿出烟来抽的周锦,“洗个碗抽什么烟,真当自己是烟鬼了。”说完这话她有些后悔,烟鬼着名称是他前女友给他起的,他俩分手时间隔得不长,也就大半年。
乔启源听闻顺势去看周锦的脸色,简心冲他眨巴眨巴眼,表示自己似乎说错话了,启源扬眉,显然他知道这些事。
果然周锦不说话了,理也没理简心,自顾自叼着烟,洗着碗,哼着不知名的杂曲,只是反常地不说话。
简心在心里叹口气,打算离开厨房,乔启源跟在她后头,拍了拍她的肩膀,很轻。
“他那段时间表现怎么样?”简心斜躺在沙发上,她一向不在外人面前做出随意的姿势。
“那段?噢,挺不好的。”
两人皆心知肚明,周锦与商雅自大二就确定了关系,后来发展至谈婚论嫁的地步,最后还是分开,说到底还是外因影响,又俗又无奈。周锦要来N市发展,商雅却固执地留在威州的学校里做科研项目。异地恋并不是不可取,只不过他们两个都是脾性差的主,原本在一起的时候,天天呆一块儿,互相能看着,吵吵闹闹也就过去了,分开之后全靠skype硬撑,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那段时候商雅天天腻在网上,电话里腻着简心,说到伤心的地方就哭,其实有时候也没多大事儿,就是两个人都看太重了。
关于他们两人的分开,简心觉得有点对不起周锦,有天大半夜的,接到商雅的电话,电话那头带着哭腔,持续不断地哭,也不问简心在不在,直接崩了:周锦微信上那女的...,话没说完就停了,简心知道她在掉眼泪。她也知道有个女孩子老喜欢缠着周锦,虽然不懂他到底哪里好值得她喜欢,但还是默认了这事实。客观来说,周锦的领导能力很强,做事也雷厉风行,有副不差的皮相,说话带点小幽默,的确招女孩子喜欢,不过在他与商雅确定关系之后,就没多少人缠着他不放了,这女孩是个例外,还是个洋妞,不过周锦老是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找洋妞,这一点简心是信的,而且家里老爷子也不会同意他拐个洋老婆回家。
她一向是相信周锦的,但那天晚上脑子一糊涂就冲商雅吼了:丫的周锦他不是人,嫂子你别跟他了,别糟蹋了自己。
说完她就后悔了。
因为周锦知道以后立马打了她电话,至于说了什么,简心只能说,她从没见过周锦用这么吓人的语气,像仇人一样。
两人最后还是分了,商雅提的,也没闹,就很和平。后来周锦一直没和简心联系过,直到她要来N市。

“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乔启源抿起嘴,冲简心露出一个可谓是可爱的表情。
“哦。”简心低下头,她后悔刚刚提了那两个字。
“吃草莓吗,我最喜欢的水果。”乔启源拿起果盘里的草莓递给她,挪了下位置靠过来。眼前这个姑娘低着头,蜷着身子,头发蓬乱,整个人看起来小小的,像只兔子。
简心感到自己的脚尖碰到了乔启源的膝盖,立马条件反射地坐直,“谢谢,我也喜欢草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