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斋

写写

道是无晴却有晴7

晚至八点,乔启源照例要煮绿豆粥,医生说他消化没问题,建议他少食多餐,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
无奈简心看他煮粥的方式实在不妥,凑到他跟前,小声道:“那个...我来煮吧。”
这句话乔启源自然是乐意听到的,他对自己的烹饪技术还真不敢恭维。“嗯,那谢谢了。”他将手里的量杯递给简心,不经意间碰到她的指尖,带有温度的独特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低眉,朝简心看过去,发现这姑娘脸色微红,接过量杯后便匆匆转身。他脸上浮现出微微笑意。
坐在客厅噼里啪啦敲着笔记本的周锦听见动静,想都没想就抛了句话过去,“那个也给我来一碗。”说罢便理所当然的转过身继续敲键盘。
简心应声,又小声嘀咕道:“吃吃吃,什么都吃,真是猪头。”她忿忿地抱怨着周锦,又微微叹气,算了,就当对他的补偿好了。
乔启源默默在一旁看着整个过程,嘴角的笑意却迟迟不消去,他每每听见这兄妹俩扯皮就不由自主想到自家弟弟启延,两人也是从小闹到大,虽然还有个哥哥,但毕竟年长他们许多,便不敢轻易开玩笑了。
粥已经开始煮,简心背过身,仿佛完成了个任务般,冲乔启源微微一笑,自然中带着清丽。她笑意褪去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殊不知在乔启源眼里又是一种有趣。
“在这里会觉得无聊吗,晚上有安排吗?”乔启源试图挑起话题。
“不会啦,前几天晚上都会出夜跑,这儿街道多,还挺热闹。”简心一边回答着一边用手指绕着围裙下的流苏,这条围裙是前不久刚买的,嫩黄色的格子花纹,显得她更加恬淡。
“夜跑?唔...那么请问我眼前的这位小姐,我能否有幸同你一起慢跑在曼哈顿的夜色之下?”乔启源脸上的笑意更深。
简心被这突如其来的揶揄惊到,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后抬手拨了拨脸颊两侧的碎发,拢到耳后,两眼亮晶晶的,“好啊,一起吧。”
乔启源一向都有夜跑的习惯,倒不是因为不爱晨跑,而是他一到了白天便会条件反射地投入工作,甚至会忽略早餐。他向来把夜跑当作享受,如今一来,似乎更是了。

绿豆粥的香气氤氲了半个厨房,简心解开了围裙,关火,便拿出瓷碗盛了大半碗递给乔启源,又盛满了一碗放桌上喊周锦过来喝,自己跑回小房间换了件卫衣,拿上耳机,一副夜跑的架势。
乔启源喝粥很快,不多久就见底了,这次的滋味的确与往常的有别,更香,也更黏腻。他心情突然间就畅快起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