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斋

写写

道是无晴却有晴9

我一向习惯早起。迷迷糊糊走进厨房倒水,拿起水壶刚要倒,睁眼的片刻就见周锦拎着个巨大的箱子从房里走出来,穿戴相当齐整。我顿时清醒了一半。
他穿了件卡其色的大衣,大概有九成新,裁剪精良,手上戴了那块老爷子送的格拉苏蒂机械表,整一贵公子的味道,我眯眼仔细一瞧,还真别说,周锦这身打扮还真人模狗样的。
“我说你这是去考察还是去泡妞呢?”我端起杯子喝口水说道。
“去去去,我还需要追她吗?我保证她一见我就立马心软。”周锦回道,用手撩了撩额前的碎发。
“那可说不定。”我咕哝了一声。
“不跟你扯了,赶飞机呢,”他顿了顿,转而又笑了,“启源最近都SOHO在家,公司那儿你也别去了,我也不在,所以你就好好料理他一日三餐吧,嘿嘿。”他说完笑嘻嘻的转过身去,开门便走。
我来不及回神,等到再喝了口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顿时愣住:我要和启源在同一屋檐下呆无数个小时?!
我立马放下杯子,就差没捧着胸口了,心跳不止,不知何缘由。
他这个时候,大概还在睡吧,他醒了以后,心情还会如昨晚那样吗。我这么想着,一步一步已经走至他房门前,正要抬手敲门,门便开了,从里头走出个又高又瘦的乔启源。他就这样站在我面前,穿着薄睡衣,不修边幅。我离他很近,能见他脸上有点湿,还带有有点香皂的味道。
“有什么事吗?“他问道,脸色柔和,说出的话带有薄荷的气息。
“那个,周锦已经出门了。”
“我知道,kiwi会给他送行。”
“额,我准备做早餐,不知道你要吃什么。”我渐渐低头,说话声有点小了。
“......打算做什么。”
“如果你不急着吃,那就百利甜戚风,如果你饿了,我就切点全麦,加上牛油果鸡蛋色拉。”我边说边揉起自己的头发。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梳头。
“你饿了吗?”他反倒问我。
嗯,有点。我在心里说着,没回答出声,抬头冲他微微一笑,“那就吃全麦好吗?”我试探着。
“嗯,我去泡茶,红茶可以吗?”他问我,从我身边走过,手臂轻轻擦过我的睡衣。
“好...你煮蛋吃糖心蛋?”
“嗯。糖心蛋。”
“牛油果加软芝士?
“好。”
“全麦抹黄油?”
“苹果酱吧。”他回答的语气里有淡淡的笑意。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啰嗦,忙着把鸡蛋和牛油果从冰箱里拿出来。
启源家的冰箱是双开门型的,是我最想要的冰箱型号,把手上的智能液晶屏又让我十分的羡慕,不知在这里会呆多久,姑且把这冰箱当自家的用吧。
之后我们两便再不说话,互相做着自己的事,只听得到玻璃与玻璃,瓷碗与瓷碗的碰撞声,和谐又安心。

我又一次坐在启源的对面见他吃饭,他给自己倒了碗酸奶,给我热了杯牛奶。我小心翼翼地吃着东西也不说话,他吃的也很安静,嚼东西很慢。我看他吃着那颗糖心蛋一脸的满足,心里有些好笑,这么大的人,竟然还这么像孩子。

“冰箱里的食材不够了,我一会儿去买些。”我将餐碟放进水池,边说着边接过他递来的空碗。有意思的是,这一系列动作十分流畅,就好像是经常配合似的。
“我陪你去吧,超市你没去过,会走丢的。”他温和的话语从我耳边飘过。我琢磨了会儿,虽心有不甘,但他说的的确没错,顺便还能有人帮我拎袋子。我想和没想就同意了,他好像有些开心的样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