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斋

写写

君知

骚黎:


离别时正值雨季
江南的巷子滴答弹唱
你撑着骨折的伞向我道别
我倚门看你拖沓的脚步消失在泥泞里
烟灰落进积水,
演最后一场关于你的青色的戏


姑且不再问、
何日君再来


你曾说要养一条会说话的鱼
它会告诉你鲨鱼也许会爱上橘子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
缸里的鲤鱼在原来的位置
不知疲倦地
等了几个惊蛰


南京的烟雨惹哭北京的戏子
西京的沙哑苍老东京的背包客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
你用过的纸币再回到我手里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
我执意北上你一路南行
你说海风会吹老年纪
我却没告诉你我斑驳的皱纹里
有多少数不清的沙粒


北方的酒遇上南方的茶
醉倒的浪子会不会跌进湿润的温柔里
你要收集南方的雪到北方去
笑谈一路所遇的不公与苦涩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
我再也没有见过你。

评论

热度(4)

  1. 一木斋鱼京石木 转载了此文字